【全职/周叶/White Day】恋物癖·HIS SHIRTS·TOUCH·LICKING

·姐的第一次全献给周叶惹!

·写完H整个画风就不对惹

· @齐青遥 No厨房什么的写不来

· @槑-saa hiki hagashite 我使劲舔了


荣耀广电总台深夜档

台长推荐:

白色情人节特典——

HIS SHIRTS · TOUCH · LICKING

我恋的,好像是你。


恋物癖  略重口慎  H(R级)  内含烂俗酒后梗  其实是纯情向你信么



周泽楷站在镜子前出神。


今天要参加高中同学聚会。


他也说不清是什么感觉,是即将见到某人的喜悦,亦或紧张。


他暗恋了一个人五年,暗恋的原因连他自己都无法理解。


他甚至觉得这样的自己很恶心,很病态。


一切都要追溯到五年前。


那时候周泽楷刚进高中,还是懵懂少年。


开学典礼那天,所有人都集中在大礼堂,他们班排在了前面。


在学生会会长讲话之后是各部部长的介绍,招揽部员。


周泽楷就是在那时见到叶修的。


叶修作为宣传部部长上台讲话。从后台走出来,手还插在西装裤兜里,另一只手里捏着稿子,晃晃悠悠地像在逛后花园。冯校长气得脸都青了。


周泽楷在第一排看得清楚,没忍住,噗地笑了。


叶修走到讲台前,把手伸出来挡着嘴清了清嗓子,比领导还有领导范儿。


他扯了扯领子,慢吞吞地开讲了,逗得台下笑声连连。

  

周泽楷却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的人。


他的黑色西服扣子全解开,歪歪扭扭地挂在身上,里面穿着一件红色衬衫。衬衫很普通,除了衣襟两侧几条细细的褶子从领子一直到衣角外别无装饰。红色的领口敞开,被拉下来了一点,露出一截白色的皮肤。


周泽楷本来只觉得这个学长有趣,多看两眼,没想到看着看着就移不开眼了,感觉越来越不对味儿。


他的视线扫过他的全身,在他的肩颈和手、脸处徘徊。


他的脸颊鼓鼓的,有点虚胖,身材消瘦,连衣服都撑不太起来。


他的皮肤很白,包裹着修长的指骨在灯光下更加分明,柔软的指腹划过嘴角,他稍稍停顿了一下,接着继续。


红色衬衫贴在身上,透出肌肤的颜色,如果不仔细看根本难以发现。每一条褶皱,每一丝肌理,都带上了轻薄柔软的质感。胸腔带动衣襟起伏,让他忍不住幻想那层层叠叠之下。


这一切都像是无声的诱惑,把他拖向万劫不复的深渊。


周泽楷的心中泛起奇异的感觉,从脚底升起的酥麻感,沿着脊椎传入中枢神经。大脑了解到了他的愿望,他此刻好像与他进在咫尺,每一句话尾的喘息深入他的脑海。


美好戛然而止。


叶修结束了任务,在掌声中下台,临走前还冲着周泽楷眯了眯眼。


周泽楷如梦初醒。


他被自己刚才的幻想吓到了,刚才的感觉骤然消失,留下薄薄一层冷汗。


他此时颇为尴尬。


估计是他看得太出神,被叶修发现了。


冷静下来后只剩下惊慌。


周泽楷心如乱麻,后来的他一句也没听进去。


那天以后,心中某个地方像是开了窍似的。


他填了宣传部部员的申请表,每天路过高三时都期待着与叶修相遇,甚至在夜深人静时独自幻想那天那个红衬衫的他,想象着与那轻柔的纤维相触。


周泽楷上高二的时候叶修已经毕业了,就这样过了五年,他进了大二,再也没有见过那个人。


五年或长或短,可以改变一切,也可以让回忆一尘不染。


周泽楷迷恋着那时的第一次见面,他一走神,眼前就会出现白皙皮肤外鲜艳的红。


它们在阴暗中滋生,向上攀缘,侵占了他的全部。


这样近乎病态的执着让他自己都要无法接受,他知道自己的心理状态有问题,但他丝毫不想改变。


周泽楷准时来到了酒店。


他今天上面穿着V字领的长袖T恤,下身穿了紧身的休闲裤和长筒靴。


走进大厅,一眼就看见了老同学江波涛。他算得上是周泽楷最好的朋友。因为周泽楷不太会说话,所以不少事都是由他代劳的。


江波涛带他上了三楼的大厅,已经有好多人在那儿了。周泽楷一到就被认出来了,当年校草的名号可不是瞎喊的。


因为那时高中人少,周泽楷那一届开始往上数到叶修他们那儿总共只有几百人,现在能联系到还来得了的只剩几十人,于是三届就联合起来开了个同学会。


大厅里摆了八九桌,人坐了大半。


周泽楷跟人打招呼,同时把整个酒席扫了一遍,没有发现那个人。不知道应该为他没来而失落,还是为自己能藏住秘密而庆幸。


周泽楷在江波涛那桌坐下,听着他们聊天。


“哟,你们怎么都来这么早啊?”


周泽楷僵住了。这个声音他在梦中听到过无数次。


“叶神!”


“部长诶!”


“老叶明明是你来晚了好不好!”


“哥来晚了?明明挺准时啊?”他的声音与以往相比更加成熟了。


“哎……座位都不给哥留一个啊?”


“这里这里!”周泽楷旁边的江波涛举着手,这里只有周泽楷左边还剩一个空位了。


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,周泽楷心跳跟着加速,他赶紧低头盯着盘子。


视野中出现了一双帆布鞋和青蓝色的牛仔裤,他在椅子上坐下,修长的腿搭在一起,从这里可以看到腰下一直盖到大腿根的白衬衫边。


周泽楷的心跳终于加速到无法控制,血管混乱地搏动,手肘与膝盖微微发麻。


他不可抑制地胡思乱想。


“这是……小周嘛!”叶修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。


周泽楷猛地抬头看到那张与记忆中一模一样的脸,血气上涌,耳根突然变得通红。


“前辈,还认得我……”他觉得自己的声音在发抖。


“当然嘛,你可是当年宣传部的脸啊!部里的建议箱里全是给小周的情书。”


“我……不是……”


“是啊,后来叶神毕业之后小周就做了部长,真的那年宣传部的申请表数量爆增啊!”江波涛替他接话。


“小周果然超受欢迎,如果哥是妹子指不定也会给你写情书啊!”

 

尽管知道这是叶修在调侃他,周泽楷还是不由自主地幻想他是在表达对自己的好感。


周泽楷以前在宣传部,也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离叶修那么近过。


他身上有股微温湿润的雨后的气息,在身边流动,周泽楷也能感觉到了。


周泽楷闷声喝着茶,悄悄把头发拨到耳前遮挡红晕。


他一直在盯着叶修的衣角。


那一抹透光的纯白,就算闭上眼也会在脑海中闪动。沿着衣襟向上,遮掩着他的裸露的皮肤。


叶修的衣袖撩起,卷在小臂上端,他的骨架不是特别大,手腕看上去比周泽楷细了一圈,青色的血管在手背上一清二楚。


他的胳膊肘架在椅子扶手上,交叠的双手摆出精致的形状,手腕处的弧线优雅,让人想用什么将它绑起。


传说从手背下端一直到小臂中段是男生的绝对领域,周泽楷今天终于见识到了。


他的心中突然涌起说不清的喜悦。


还有不安。


周泽楷用余光关注着左手边的身影。


叶修的手指托着装满果汁的高脚杯,纤长的手指轻轻划动。


且不说他们两个男人在一起,叶修能不能接受他都是个问题。


觥筹交错,大厅里充满了大家的交谈声还有笑声,有女孩偷偷对着他们这桌看。


有人挨桌来敬酒,酒香混入厅内的空气中,气氛热闹至极。


敬到他们这一桌,叶修要以茶代酒,有人就不肯了。


“多扫兴啊叶神!来来来喝点嘛,老同学了!”


“不行啊,真不能喝。”叶修说。


“啥?你要开车?”那人显然喝高了,“哎,没事儿,让人送回去呗!喝喝喝!”


硬是要塞一杯给叶修。


周泽楷突然站起来,夺过叶修手里的酒杯,一口喝下,被辣得喉咙发疼。


周围众人被他的举动吓愣了,没过两秒就有人带头叫好。


“小周行啊!帮人帮到底,再喝两杯!”


他们一边起哄一边给周泽楷灌酒,周泽楷哪里喝过这么多,眼泪都快被呛出来了。


喝到第四杯的时候酒杯就被人抢了。


“行了行了,有这么欺负人的嘛,哥喝就是了!”叶修盯着酒杯,一咬牙,一口气灌了下去。


好不容易让他们心满意足地走了,叶修摊在椅子上扶额,周泽楷捂着肚子去卫生间吐了。


周泽楷洗了把脸出来,走到桌子前,就见江波涛指了指叶修。


他已经趴在桌子上了。


“刚刚你走掉之后他突然就趴了。”


周泽楷小心地走到他身边蹲下,轻轻地掰过他的头。


叶修双眼紧闭,浅浅呼吸着,显然已经睡着了。


“睡着了。”周泽楷小声说。


“卧槽,一杯倒啊……”江波涛惊讶。


“前辈,前辈……”周泽楷叫叶修,他呜咽了几声,把头埋进胳膊。


同学会快结束了,有些人要去KTV,大部分已经回去了。


“我送他。”周泽楷架起叶修,朝外面走去。


毕竟是男人,叶修的重量也挺大的,况且他还睡得不省人事。


周泽楷架着叶修走到楼下,突然想起自己不知道该把他送去哪儿。


“前辈,住哪里?”


“……唔……”


看来是问不出来了。周泽楷犹豫了一下,背起叶修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。


周泽楷住得离这里很近,走路也只要五分钟就到了。


叶修的双臂搭在他肩膀上,两人身躯紧紧相贴。


衣服很薄,纽扣摩擦着周泽楷的脊背,衣料的触感分明。


周泽楷又回忆起了那时的感觉。


肩上的双臂突然收紧,叶修凑近了他,暖暖的呼吸在他的耳边。


“小周……我喜欢你……”


周泽楷的手差点一松,叶修往下一滑。周泽楷赶紧把他拉回原位,他又顺势往周泽楷耳边凑。


“那天第一次见你……就想,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小孩……一直盯着我看……还会脸红……”


他把手臂紧了紧,头埋进周泽楷的肩窝。


“你进了宣传部,那时候真是乱啊……阴盛阳衰了……但你还是每天都盯着哥看……别以为你路过我们班干什么我不知道……我就想啊……你也喜欢我啊……”


叶修说完后就没声音了,周泽楷不知道他是不是还醒着。


过了五年,突然就实现了所有原以为遥不可及的愿望。


心脏里满溢的感情漾起了涟漪,从边缘一滴滴渗出,越来越多,淹没了整个胸腔。


“我也……喜欢前辈。”


温热的水流从上方流下,洒落在两人滚烫身体上。


叶修被周泽楷压在墙上亲吻。


两人唇舌交缠,呼吸急促。


水流盖住了叶修的视线,他无意识地舔咬着对方,熟悉的气息让他因为窒息而略微紧张的情绪放松下来。


他的衣服湿透了,本就轻薄的衬衫就像什么都没穿一样,紧贴在身上,一览无余。


周泽楷一只手搂住他的腰,另一只手按住他的头,亲吻着朝思暮想的人。


他的膝盖抵在叶修双腿间,摩擦着。


他伸手去拉叶修的腰带。


叶修搂住他的后背,扯着他的衣服。


周泽楷单手连他的内裤一起拉下。叶修缩紧了腿,但因为抵在他腿间的膝盖而没有成功。


“前辈……”


周泽楷舔舐着叶修的脖子,叶修身上还带着酒会上蜜桃茶的香甜气味。


他一点点往下,用手解开衬衫的纽扣,隔着布料轻轻咬着叶修的乳尖。


叶修向后仰起头,身体不停颤动。


“唔……我喜欢你……”


周泽楷的衣服被叶修脱下,扔在地上。


叶修捧起他的头,狠狠亲他。


他突然用力,把周泽楷压在下面,手伸进他的裤子。


“前辈……”周泽楷压下他的头,舔吻着他的睫毛。


他的手在叶修身上抚摸,在叶修的尾椎骨处来回。


叶修坐在周泽楷身上,脸颊通红,两人私处互相摩擦着,发出呻吟。


周泽楷夺回主权,捏住叶修的脚踝,沿着诱人的曲线上移,一直到大腿根处。


他接着水流的润滑小心地探入叶修体内。


叶修抱紧了他的脖子。


周泽楷抬起叶修的双腿架在肩膀上,他低下头,轻轻舔着叶修的小腹。


叶修一个激灵,皮肤泛红。


“难受……”


周泽楷不回答,向上一寸寸啃咬,好像要把他吃进肚子里。


他的手指在叶修体内进出,另一只手抚摸着叶修的身体,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。


周泽楷关上水龙头,抱着叶修滚到了床上。


叶修身上半挂着一件衬衫,后面堪堪盖住臀部,腰腹处全是青紫的吻痕。周泽楷已经被叶修扒光了。


“我喜欢……前辈。”


周泽楷从背后把叶修压在床上,环住他的腰,慢慢埋进他的身体。


“小周……”叶修撑住床,把头埋进枕头里。


“好喜欢……”周泽楷不停地喘气,在他体内进出。


叶修转过头咬他的嘴唇,压不住喉咙里的喘息声。


周泽楷把叶修翻过来,他发出一声难耐的呻吟,双腿缠住周泽楷的腰。


“我爱你……”


叶修闭上眼睛,环住他的脖子,大脑晕乎乎的,神志涣散。


白色的浊液喷射在身上,叶修的腰已经快断了。


叶修被周泽楷抱进浴室,又做了一回。


叶修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,醒来的时候浑身疼,已经换上了干净的睡衣。


“卧槽……小周你太狠了点……”


说实话叶修记不太清昨天发生的事了,就记得昨晚好像都说出来了,然后就……


他走出卧室,客厅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饭,周泽楷正一脸紧张地坐在桌前。


“前辈……”


“早啊。”叶修揉着腰。


“前辈会……讨厌吗?”


“不会啊。哥喜欢你嘛。”叶修站着拿起牛奶喝。


周泽楷的脸刷的一下红了。


“我也……喜欢。”


这跟昨天的完全是两个人嘛。


叶修吃完早饭,问:“我的衣服呢?”


“……”


周泽楷跑进卧室,掩上门,不一会儿出来,递给叶修一套衣服。


衬衫,牛仔裤。


叶修挑了挑眉,朝里面看了看,他家的衣柜,似乎大了点。


“小周啊……没想到你……”


“前辈,在一起吧。”周泽楷看着他。


叶修挪过去摸了摸他的脑袋。


“哥天天给你穿这个。”



-Fin-

评论 ( 4 )
热度 ( 72 )

© タケナ | Powered by LOFTER